全部
  • (408)

书架简史

人生烦恼读书始。有钱人常常为钱所累,读书人亦难免为书所累。书是知识的载体,对人而言,书也是一种沉重的身外之物。每个读书人都免不了书带来的烦恼,这些烦恼中,关于书的放置问题可能是最普遍的。古代有钱人专门为书建藏书楼或藏书阁,防火防水防虫防盗。现代社会有图书馆,不太有人会去修建私人的图书馆,但书房还是很常见的。中国房地产一片火热,房价高企,让读书人倍感疼痛。工业化复制技术的高效率,让书本身的价格越来越...

  • 686
  • 0
  • 45
  • 0
2018.10.09 16:30

围观的悲剧——我们的社会真的很冷漠吗?

在这个手机互联网时代,新闻已经消失了,或者说已经到了一个后新闻时代。无处不在的监控,无处不在的直播,似乎将整个世界都纳入人们的视野,让人眼花缭乱,到处都是新闻,也就没有新闻了。事实上,政府对新闻的失控也越来越焦虑,接连出台一系列针对网络的策略,禁止私人介入新闻,甚至干脆封杀了一些影响力颇大的“大V”,理由是他们发布了低俗的娱乐新闻。就在这个没有新闻的互联网时代,驻马店街头的一段视频被传得沸沸扬扬。视...

  • 889
  • 1
  • 28
  • 0
2017.06.08 19:59

2 从一本新书谈通俗历史写作

《是谁玩了大明王朝》——这是一本关于朱棣的通俗历史新书。关于朱棣和明史的书,这些年一直是历史畅销书的大热门,很多年轻的写手由此起家,乃至成名成功。究其源头,或许与当年黄仁宇的《万历十五年》洛阳纸贵有关。黄仁宇由此为大众所知,他甚至成为一个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历史学家。本书所写的这段历史,张宏杰写过(《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》),当年明月写过(《明朝那些事儿》),燕山刀客写过(《皇帝是怎样炼成的》),他们...

  • 2420
  • 4
  • 15
  • 0
2017.02.23 14:20

2 门神与灯笼——我的过年记忆

在中国传统中,过年是一种不可或缺的人生慰藉。当一个人慢慢长大,岁月会冲洗掉许多回忆,但有关过年的记忆如同“最后一片叶子”,哪怕斑驳,却也总不掉落。在那个短缺的农耕时代,平常的日子都是黑白的、无声的,唯有过年是彩色的、喧闹的——有红色的春联和窗花、有震天的爆竹和锣鼓…… 过年在一般人的印象中,过年是安逸的、享受的、充满梦想的。过年尤其是孩子们的节日,对成年人来说,过年没有了新鲜感,也就失去了值得记忆的价值...

  • 2567
  • 4
  • 18
  • 0
2017.02.11 12:09

2 故乡、童年和同学

离别家乡岁月多,近来人事半消磨。 惟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。 ——贺知章《回乡偶书》其二 转眼又是一个过年时节。记忆中从前过年,是好看的新衣和好吃的食物,还有长辈的爱抚和压岁钱。从腊八开始,一家人就计算着过年的日子,忙着粉墙、扫舍、杀猪、蒸馍、请神、上坟……大年三十,放过鞭炮,一家人围坐在热炕上,就着昏黄的油灯,一年里难得一次地吃肉吃到发腻。过年是一种仪式,一切都那么郑重其事——初一锣鼓喧天,庙里进...

  • 3454
  • 7
  • 52
  • 0
2017.02.01 20:01

遇见老戴

知道戴大洪是在20年前。那时候足球非常火,河南建业足球队还在甲B,而老戴就是建业队的总经理。那几年,建业队一直都在为冲A而焦虑。随着假球丑闻愈演愈烈,各种内幕和论战简直胜过球赛本身。因为仗义执言,老戴之名如雷贯耳。我虽然偶尔也踢上几脚球,但从来算不上一个球迷。很多年后,我开始读书写作,到2013年,《历史的细节》出版了。这本书曾经火了一段时期,到年底时各种好书评选,也忝列其中。我开始注意到同时被列入的历史...

  • 727
  • 0
  • 7
  • 0
2017.01.17 13:17

文字·慰藉·乡愁——写在我的48岁生日

今天,2017年1月15日,我的48岁生日。过去的2016年,是我的第四个本命年。这一年,我出版了《现代的历程》、《历史的细节》修订版,以及《历史的慰藉II》,尤其是《现代的历程》,我为此书付出了数年的努力,其间甚至因伏案写作而进了医院。最后看到心血之作终于付梓出版,内心感到无比欣慰。一我正式的写作始于8年前。当时还在工地混日子,晚上没事,便从网络博客开始练习写作。在与网友的互动中,很短时间,写作大有长进。由此便...

  • 918
  • 0
  • 16
  • 0
2017.01.16 00:05

2 当中国统治世界

根据世界经济史研究权威安格斯•麦迪森的统计,古代中国的GDP总量几乎一直高于世界其他地区,也包括中世纪的欧洲;直至1820年(嘉庆二十五年),中国GDP仍占世界总量的1/3,而2003年中国GDP 占全球的比重仅为这个数字的一半。如果人均产值和人均收入来看,古代中国和中世纪欧洲基本接近,甚至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,也没有太大的增长。这其实是农业模式下人类历史的常态。从公元1500年到2000年的这500年,欧洲(主要是西欧)与中国发...

  • 6575
  • 23
  • 42
  • 0
2016.12.12 23:32

辛亥:中国的现代革命

在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罗兹曼看来,现代化是一个在科学和技术革命影响下,社会已经成正在发生着变化的过程。现代化并不仅仅是“工业化”或者是“西方化”,而是社会从整体上的一种进步和提升。《马关条约》进一步使中国走向开放,外资大量流入,这使中国迅速走出法治缺失导致的资本短缺困境。《辛丑条约》后,大势已去的天朝试图以新政挽回残局,一个被权力禁锢了数千年的古老民族终于走向自由,走向现代。历史和时间似乎都是单向的...

  • 4303
  • 5
  • 70
  • 0
2016.10.10 13:45

2 三十年我们富了多少倍

按照经济史学家麦迪森的估算,从公元1年到1880年,世界人均GDP从444美元(以1990年的美元为基准)到900美元,花了1880年才增长了1倍;而从1880年到1998年的短短118年里,世界人均GDP却翻了5倍多,从900美元上升到5800美元。中国的经历也类似,从公元1年到1880年间,中国人均GDP从450美元上升到530美元,近2000年没变。尽管从那以后中国社会动乱不断,但随着晚清洋务运动的深入,以及资本全球化对中国的渗透,1978年之后的改革开放...

  • 3899
  • 5
  • 18
  • 0
2016.09.20 09: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