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怕的AK47
2015-11-14 11:49:56
  • 0
  • 38
  • 395


在刚刚发生的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中,袭击者手持AK47自动步枪冲进剧院,向人群扫射。枪手3次装填子弹,开火持续了10到15分钟,场面极其恐怖,导致100多人死亡。这次恐怖事件再次使AK47成为恐怖主义一种可怕的标志。

 

在1945年8月9日之后,全世界没有一个人死于核武器。自那以来因战争死亡的5000万人中,绝大多数是被大规模生产的廉价武器和小型弹药杀死的,那些弹药比同时期泛滥全球的半导体收音机和干电池贵不了多少。

 

AK47成名于越战。美国有飞机、坦克、大炮、航空母舰、燃烧弹,越南人只有AK47。在这场“代理人”战争中,AK47成为最耀眼的明星。在战争高峰时期,每天至少有800名美国军人死于AK47的枪口下。依靠AK47,24个没有文化、也未经任何训练的越南游击队员,可以有效地阻击一支200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。

 

历史学家尼尔·弗格森讥讽说,对于如何用便宜的、可靠的和方便的武器来武装不识字的农民,苏联人比任何人都在行。虽然没有赶上第二次世界大战,但AK47的发明者卡拉什尼科夫还是得到了斯大林颁发的奖金。AK47与苹果个人电脑、避孕药和索尼录像机等一起,被《花花公子》杂志评为“改变世界的50 件产品”。有一种说法是,“美国出口可口可乐,日本出口索尼电器,而苏联出口AK47。”

 

二战后出世的AK47与一战后诞生的汤普森冲锋枪有着相似的传奇,它们都是“生不逢时”的著名单兵武器。AK47的最远射程为800米,在400米的距离内杀伤效率最大,可连续射出30发子弹,而重量只有3.8公斤。正如汤普森冲锋枪沦为美国黑帮的终极武器,这个诞生于苏联的自动步枪不仅成为冷战的标志,后来又成为恐怖分子的标志。


 


这件伟大的杀人机器是如此简单,以至于有人以手工方式就制作出AK47。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AK47成为技术落后的专制国家的标准杀人武器。在野蛮战乱地区,各种流氓政权和民兵武装都将AK47视为权力的来源;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依靠AK47也能统治一群手无寸铁的成人。在塔利班训练营,一个从未接触过武器的人,只要10分钟就能学会熟练地用AK47杀人。从诞生之日起,AK47作为世界上杀人最多的步枪,已经使数百万人丧命于它(其中也包括苏联人),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25万人的数量递增。

 

随着独步天下几个世纪的欧洲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走向没落,作为欧洲殖民地的黑非洲纷纷掀起独立浪潮。AK47生逢其时,轻易地将独立彻底变成杀戮的代名词。坦桑尼亚开国总统尼雷尔曾经感叹:“非洲的解放使黑人也获得了屠杀黑人的权利。”AK47因此成为有史以来最知名,或者说最为臭名昭著的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”,一些非洲国家甚至将它作为国家标志。“贫穷世界中的大众军事化没有带来解放,经过了巨大的痛苦和牺牲后,结果只是使压迫性政权的地位更加稳固。”


 


据俄罗斯军方统计,1947年以来全球总共生产了超过1亿支AK47,而且绝大部分是盗版。苏联帝国崩溃之后,一些财大气粗的国家开始寻找比AK47更凶恶的杀人武器,AK47更加沦为穷人的玩具。这件高效的杀人武器是如此便宜,在二手市场上只要30美元。索马里海盗有句名言:“买面包只能吃一天,买把枪能吃一辈子。”

 

身怀利器,杀心自起。低廉的代价使批量杀人成为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。在暴力频发地区,AK47黑市价格的涨跌如同股市一样,甚至被当做该地区暴力冲突的风向标。从毒贩到叛军、从恐怖分子到自由战士,AK47不仅是平民和草根的象征,而且也已经成为革命和暴力的象征。《纽约时报》记者约翰·奇弗斯有一个技术性的比喻:“AK47之于现代战争,就好像微软操作系统之于企业计算机一样。”

 

“罪孽不在于枪,而在于扣动扳机的人。我对自己的发明感到自豪,但是我也很难过,因为恐怖分子也在使用这种武器。我宁愿发明一种能帮农民干活的工具,比如剪草机什么的。”卡拉什尼科夫带着“世界枪王”的美誉于2013年12月23日去世。


 


本文部分选自《历史的细节》一书。

 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